借贷宝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乱伦 > 【沉沦的美脚妈妈】(01)

【沉沦的美脚妈妈】(01)


  1。美脚艳母
  又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晚上,放学回家后的我照常把自己关在屋里打着游戏,
正打的起兴时,房门外传来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
  「阿浩,妈妈要去参加公司的晚宴,晚上可能回来到很晚,你记得要锁好门
早休息哦。」
  我向着门外望去,只见玄关旁边一名美丽的妇人正在弯腰换鞋。一头烫染过
后棕色的披肩长发散落肩头,再往下看,是一身修身的黑色连衣裙,将妇人前凸
后翘的身材完美的表现在了众人面前,裙子很短,刚刚盖过两片丰满的美臀。一
双修长的美腿不粗不细,十分圆润,此时正套在一双亮灰色超薄丝袜中。妇人从
鞋柜中取出一双6公分高的酒红色尖头高跟鞋,将自己套着丝袜的36码小脚慢
慢的伸了进去,紧接着又弯下腰来去提那鞋跟。本就很短的裙子因为妇人弯腰的
缘故更是遮盖不住了妇人的肥臀,两半片丝袜香肉和一抹耀眼的粉红色暴露在了
我眼前,仔细一看那是一条超薄的蕾丝内裤,正紧紧的贴合在丝袜内。妇人穿好
鞋后,转身朝我这里望去,我这才看到这条黑色连衣裙竟是深v网纱款式,妇人
那足足一对有E罩杯的巨乳此时正被那一层薄薄的黑纱束缚着,但又仿佛随时可
以挣脱出来。一条黝黑的乳沟在黑纱的衬托下显得十分诱人。
  没错,眼前这位妩媚迷人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李雯娟。虽然已经年过3
0了,但由于保养得很好,加上妈妈天生丽质,皮肤白皙的缘故,街坊邻居都夸
赞妈妈像是一个20多岁的小少妇。妈妈有一双水灵灵的丹凤眼,眼睫毛很长,
微微向上翘起,平时看人时眼神中总是带有一丝迷离,让人忍不住心生杂念。高
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虽然小巧,但非常饱满的可爱小嘴,双唇微微凸起,几乎没有
一丝褶皱。妈妈十分高挑,一双美腿尤其抢眼。大腿虽然纤细,但十分有肉感,
小腿也是非常圆滑细腻,搭配上各种丝袜真是能迷死众人,再加上妈妈丰乳肥臀
的s型极品身材,走在路上,回头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但要是说妈妈身上最诱人
的部位,那就非那一双36码的诱人美脚莫属了。妈妈非常注意保养自己的双脚,
每天都会用药材泡脚,拿按摩器来刮除脚上的污垢和死皮,紧致双脚肌肤。因此
妈妈的双脚没有一丝多余的褶皱,皮肤白皙透亮,隐约可以看到皮肤下的血管。
所以用「玉足」来评判妈妈的美脚一点也不为过。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脚型纤
长,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十跟脚趾整齐的的排列着,十分纤细匀称,
如十棵细细的葱白,同样细长的脚甲有时会被妈妈涂上不同颜色,和雪白的肌肤
对比起来,别提多诱人了。有时妈妈穿凉鞋出街,与之擦肩而过的男人总会偷偷
向下去偷瞄妈妈的美脚,一个个恨不得想上去亲一口似的。
  妈妈虽然长得比较年轻,但身上却无时无刻散发着一种熟女特有的气息,那
是一种性感妖娆的诱人气质,体现在妈妈的形容举止和穿衣打扮上。妈妈的声音
比较具有磁性,说白了就是有点妖艳,但这一点却很有利于她的工作。妈妈是搞
销售的,经常会出现在各种商业谈判中,而这一身浓浓的熟女气质往往另对手魂
不守舍,草草签下合同。在公司里,妈妈也是许多男员工名副其实的意淫对象。
  此时的妈妈已换好衣服,脸上画着淡妆,准备出门了。虽说是去参加公司晚
宴,理应打扮的华丽一些,但是拜托,妈妈的这身打扮也太过于性感妩媚了吧?
真是不用去晚宴现场都能想象的到宴会上那群男同事看妈妈时色迷迷的眼光。
  随着「咣当」一记关门声,我知道妈妈已经出门了。听着过道里妈妈高跟鞋
踩击地面所发出的「当当」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远处,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桌
面右下角一个从刚才就一直闪个不停的图标,瞬间一个对话框映入眼帘。
  「行了吗浩子,家里还有人吗?」
  在qq上问我话的这位是我现在高职技校的同班同学丁强。至于为啥我中考
过后会来到技校还得从我爸妈说起。妈妈是省城周边一个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后
来考了出来在大学里认识了爸爸,两人一路走了下来。后来就有了我。妈妈从我
记事时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位贤妻良母型的好妈妈,只不过我的爸爸是一个大男子
主义者,脾气也十分暴躁。长期在外省出差,一年偶尔回家一两次。每一次回家
却都会和妈妈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临出差了又愤愤离家而去。
我中考的时候爸爸特地从外地请了假飞回来守着我,谁曾想却又和妈妈闹翻了,
原因是爸爸看了妈妈的聊天记录怀疑她跟一个公司的员工走的太亲近,其实那个
员工我见过,是妈妈部门的下属,我喊他叫陈叔叔。听妈妈说陈叔叔工作干事很
麻利,他家住的离我们家很近所以平时下班妈妈经常开车捎着他一起回来,大概
是因为妈妈很赏识这位得力的部下。然而爸爸却因此跟妈妈大吵一架,闹了好几
天。所以中考那段日子我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考试更是一塌糊涂。其实我本
来资质尚可,但因为这个缘故与理想的高中失之交臂,最后只能就读本地的职业
高中。而丁强正是我的同班同学兼舍友。因为家在本地的缘故,我平时没事时可
以回家住,比如说这个星期五。
  「喂,怎么还不回话。」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双手赶紧敲打键盘:「
  行了行了,我妈刚出门,已经没人了,你快给我发过来。「
  今天下午放学时丁强对我说要给我发样好东西,不用想我也知道是av,这
孩子阅片无数,平时在宿舍里面没事就跟几个同学一起讨论哪个女优活好,哪个
女优水多。他尤其喜欢看熟女片和足交片,是个不折不扣的足控,其实我自己也
是一个轻度足控,有时在家看到妈妈的美脚也会浮想联翩。但是跟丁强比那就差
远了,他对女人的双脚研究的很透彻,什么足型足弓啦,美甲啦,包括高跟鞋他
也有过研究。而因为看了很多部足交片,他对足交也十分有心得:什么样的脚适
合足交,什么样的脚型适合什么样的动作他比谁都清楚。
  「嘀嘀嘀」一个种子链接发了过来,我赶紧复制下来,打开下载器创建任务,
20M的网速只用了几分钟就下了下来。果然是部av,我在心里暗自流起口水,
只见封面上一个ol女郎打扮的女人半跪在地上,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胸口
敞开露出了里面紫色的蕾丝胸罩,下身套着条黑色包臀工裤,腿上的黑丝已经被
撕的严重脱丝了,妆容精致的面庞迷茫失神的望向镜头,在她左手边站着一具挺
拔的身躯,穿着一身西服,裤子拉链却被拉开,而女人的左手正紧握着男人裤链
处探出的那根粗壮的阴茎。旁边写着【上司侵入OL美人妻痴女觉醒】几个汉字。
原来是OL系列啊,还是无码,真是爽啊。不知为何我对OL熟女非常感兴趣,
可能是家里就有一位OL熟女的缘故吧。
  我刚想点开视频开始赏片,突然丁强又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
  「话说,这么晚了你妈出门干啥啊?」
  「她说公司里有个晚宴要去,咋了?」
  「没什么,只不过…」
  「只不过啥?」我虽然这样问着,心中已经猜出了他心里在想什么。
  「这么晚了你妈偏偏要去陪一帮寂寞老男人们喝酒,会不会有什么奸情啊?
哈哈。」
  「去你妈的,别来意淫我妈,我妈不是那种人。」
  「开个玩笑,对了我给了你这么好的资源,你啥时候请我去你家坐坐啊?」
  「有空再说,现在别打扰我看片了。」
  丁强就是这种人,在学校里总是对我的家庭情况一问到底死缠烂打。起初我
以为是因为他是从县城来的缘故,对城里人的生活比较好奇。后来他每一回问我
都会问到我妈,在哪儿上班啦,多大啦,有一次甚至管我要我妈的照片。想想这
家伙在入校第一天看见妈妈时的反应,我不禁怀疑这个熟女人妻控该不会是看上
妈妈了吧?
  记得入校第一天,一大早当我还在被子里呼呼大睡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妈妈
的呼喊声了:「阿浩,快起床,今天可是要早点去你学校啊」我随随便便的附和
着,倒头又睡下了。
  「呼哧」一声,被子被妈妈掀开了,我心里知道没有办法再拖延下去了,懒
散的坐了起来,一回头看见床边站着的妈妈,刚刚还睡眼朦胧的我一下子精神了
起来。
  「妈,你今天咋还化妆了?」
  只见妈妈笑脸盈盈的站在我旁边,一头秀发蓬松的垂在肩头,看来是提前已
经洗吹过了。精致的脸庞上铺了一层洁白的粉底,让妈妈本来就明晰的皮肤更加
显得是冰晶透白,看不出有一丝瑕疵。眉毛也用眉笔精心的描画过,像两轮月牙,
挂在妈妈精致的双眼之上,棕褐色的眉毛不粗不细,既不失女子的清纯唯美,又
带有一丝熟女特有的性感妖艳。妈妈还特地画了睫毛,本来就向上蜷曲的细长双
睫,此刻更是妩媚动人,下方的眼线更是让妈妈的一双大眼睛越发的楚楚动人。
仔细看,妈妈竟然还打上了一丝淡淡的粉红色眼影,为整个眼部添加了一丝别有
的情趣。再往下看就更不得了了,妈妈性感的樱桃小嘴上竟然涂上了亮粉色的唇
膏,将连片丰满的秀唇紧紧的包裹着,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不禁让人浮想
联翩。
  在我的印象中,妈妈是很少有化妆的,像今天这样精致的妆容更是头一次见
到。当然妈妈平日里不用化妆就已经足够迷倒众人了,如果说之前不化妆的妈妈
是女神级的话,那今天眼前这位差点没认出来的美女大概就是仙女级的了。
  「怎么样,妈妈的妆画的还好看吧?」妈妈嗲嗲的声音配上那一双忽闪忽闪
的大眼睛和粉红色小嘴,已经让我睡意全无,甚至下面的家伙差点忍不住敬起了
礼。
  「嗯嗯,挺好看的,妈妈今天咋想起来要化妆了?」我不解地问道,眼睛依
然直直的盯着妈妈看。
  「今天第一次送你去新学校去见新同学新老师,总不能给你脸上抹黑吧」妈
妈笑道「而且,你让我想起了当年我年轻时上学的一些事。」说完,妈妈竟然有
些脸红。
  「哦哦,这样啊」我回答到,心里想着难道妈妈高中年轻时经常这样打扮?
那不得漂亮到令人窒息呀。
  「好了好了,没时间吃饭了,快起来换好衣服,马上就要出门了」说完,妈
妈转身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等我穿好衣服走出房门,路过妈妈房间门口时不经意间向里望去,妈妈正在
背对着我更换内衣。只见妈妈脱掉身上穿的一身白色睡衣,一对巨乳顺势垂在胸
前,从我这个角度来看,披肩的秀发雪白的后背加上半只丰乳的轮廓完美的勾画
出妈妈极品的身材。只见妈妈从床上拿起了一只粉红色黑蕾丝边胸罩,向自己的
双乳上套了上去,一双手又绕道身后去系那纽扣,无奈自己的乳房实在是太大,
这一条修身紧致的蕾丝文胸系了好几次才将将好能够扣上。妈妈转过身,只见一
对巨乳被紧紧包裹在两片粉红色布料里,胸罩边上的黑色蕾丝下隐隐约约能够看
到妈妈粉褐色的乳晕,一条黝黑的乳沟将两片紧紧挤在一起的乳肉间隔开来,两
只丰满的巨乳好像随时都会摆脱这丝布料的束缚而挣脱出来。真是又清纯又淫荡
啊。
  妈妈看我在偷看,冲我摆了张鬼脸,我也赶紧回到屋里收拾要带的东西,脑
子里想的都是刚才的一对巨乳。等我收拾好行李走出房门时,妈妈刚好穿好衣服
来到客厅。只见妈妈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深V领T恤,领口很深,妈妈黝黑的乳沟
完全暴露在空气下,甚至在领口的边缘都能隐约看到那条粉红色文胸的黑色蕾丝
边,下半身妈妈套了一条同样白色的纱质百褶短裙。说是短裙,穿在妈妈的修长
双腿上效果其实跟超短裙一样,只能刚刚盖过妈妈浑圆的丰臀。透过纱质的褶子,
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裙子下面一片粉色的区域。该不会和文胸是配套的吧?我暗自
心想。妈妈一改往日装扮,今天双腿上啥也没穿,在一身白的衬托下,反而更能
彰显出妈妈那双白皙的迷人大长腿。妈妈此时去玄关换鞋,当她弯腰去鞋柜里找
鞋时,裙下风光被站在后面的我一览无余,果然!是和文胸同样质地的粉红色黑
蕾丝边内裤,在周边白花花的短裙和丰臀之间显得如此亮眼和令人澎湃。妈妈挑
了半天,从鞋柜中拿出一双8公分粉红色鱼嘴高跟凉鞋来套在了脚上,脚指甲上
还涂有亮银色指甲油,真是可爱中带着性感,活泼中带着成熟。妈妈也真是的,
全身都是白色偏偏高跟鞋要选粉红色,这是有多想让别人关注自己的玉足啊,我
心中暗暗琢磨着。
  不一会儿妈妈便开着家里那辆白色的奥迪a6,把我和我的一宗行李送到了
离家不算近的学校。虽说我家在本地,但妈妈还是希望我能尽量住学校宿舍,这
样可以更好的跟同学搞好关系。我和妈妈两人提着被子盆子大小箱包来到问讯处,
一路上妈妈果然回头率爆表,不少男生眼睛瞄着妈妈跟旁边的同班一起交谈,色
迷迷的眼神丝毫没有让我感到不舒服,我反而加快脚步紧跟在妈妈身后,心中充
满了自豪。
  来到问讯处,找到自己的班级摊位,一张桌子后面站着一个男生,个头挺拔,
留了一头斜刘海长发,带一黑框眼镜,眼睛不小但总爱眯着,给人一种猥琐的感
觉。此刻看到站在身前的我们母子二人,原本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大了,当然看的
不是我,而是身边的妈妈。他先是瞪大眼睛看了妈妈一眼,然后瞪大的眼睛又眯
了起来,看了身边的我一眼,迎上来向妈妈问道:「请问你是这个班级的吗?」
  什么?我在旁边简直晕倒,这个家伙竟然把妈妈当成了前来报到的女学生?
只见妈妈涂着亮粉色唇膏的双唇微启,露出了一个甜掉牙的微笑,然后用她标志
性嗲嗲的声音说道:
  「不是不是,这一位才是」
  说着,妈妈指了指我。
  猥琐男又一次看了看我,转过头去一脸不解的对妈妈说道:
  「那你是他的姐姐?」
  妈妈听了这句话笑得更厉害了,右手捂住那对笑开的樱桃小嘴和两排洁白的
牙齿,双眼弯成了两轮月牙,睫毛忽闪忽闪的像一个娇羞的小姑娘,唯一与小姑
娘不同的是妈妈因为发笑身体微微前倾,那一对巨乳和部分黑色蕾丝边就这样呈
现在了猥琐男面前,更要命的是,随着妈妈身体的抖动,我清楚地看见妈妈胸前
的那对白兔,此时在发生着剧烈的乳摇!!!!!!!
  连我都看呆了,再看猥琐男,眼睛完全看直了,连嘴都微微张开,就差流口
水了。这时妈妈停止了发笑,对他说「我是他妈妈啦,今天来送儿子上学的。你
们小年轻的一个个嘴巴真甜,我一个老婆子了都能让你说成姐姐。」说罢,妈妈
又扑哧笑出了声,双眸弯弯,媚眼如丝。
  「没有,主要是阿姨你看起来真的是太年轻了。」说着这家伙微眯着的双眼
开始上下打量起妈妈来,当他的目光滑过丰胸美臀最后定格在那双粉红色鱼嘴高
跟和鱼嘴里探出的两根排列整齐涂有亮银色指甲油的脚趾时,他的眼睛再一次睁
大了,我清楚地看到他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
  「请问你是负责人吗?」妈妈依旧笑眯眯的用发嗲的声音问道。
  「嗯,我是负责给新生带路的,哦对了这位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说完
他看向我。
  「吴浩,东吴的吴,浩瀚的浩。」
  「嗯,我找找」说完他低头去看桌上的那本花名册,手指在上边滑过,挨个
的在找我的名字。我的视线随着他的手指滑动,突然他的手指滑过我的名字,但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停下手指的滑动。我刚想叫住他,仔细一看,我靠,这小子找
名字是假,此刻双眼正透过桌子下的空地偷看妈妈的高跟美脚。我心里莫名一阵
激动,没想到妈妈的小脚真的这么有诱惑力。不过我还是咳了一声,把他从视奸
中拉了回来。
  「我的名字在这儿。」
  「哦哦抱歉刚刚没有看到」猥琐男连忙道歉「那你的宿舍在2号宿舍楼50
4房间,好巧,咱俩是舍友。」说完他抬头望向我和妈妈。
  「哦?这么巧?」妈妈笑道「请问怎么称呼你?」
  「我叫丁强,叫我小强就行了」
  「嗯好的,小强——」妈妈嗲嗲的叫了一声丁强,连我都被苏到了。「以后
小浩就请多多关照了」
  「哪里哪里,我才应该请多多关照呢。」丁强笑道。
  「那我们俩直接去宿舍就可以了吧?」妈妈问道。
  「嗯嗯」猥琐男回答道,然后猛然抬起头来说道「对了,阿姨,吴同学,我
这会儿也没事儿,要不我帮你们把东西送上去吧。」
  这时我才想到待会儿还要爬五楼,看着地上大包小包的行李确实头疼,妈妈
还跟丁强客气了一会儿,丁强却执意要送我们一程「阿姨这是我应该的,你看你
背着这么大一床被子怎么爬楼啊」说着,丁强上前来想拿过妈妈怀里抱的被子。
  妈妈也不再承让,笑着说道「那就谢谢你了」然而谢字还没说完,妈妈就
「啊」的惊叫了一声,身体向前猛地张了出去。原来妈妈刚才不小心踩到了地上
的一块凸起一个踉跄没站稳,身体向身前的丁强扑去。说时迟那时快,丁强一个
快步冲上去,左手接过被子,右手往身前一横,稳稳的楼住了扑倒过来的妈妈。
与其说是丁强接住了妈妈,不如说是妈妈那对丰满的巨乳一下子撞在了丁强结实
的胸口上,那一对丰乳受到这般撞击,像两只受惊的白兔,蜷缩在丁强的怀里,
不断蠕动着,没错,丁强这次就在胸口上感受着妈妈乳摇所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冲
击力。妈妈此时整个人扑在丁强怀里,秀发披散了丁强一脸,一股浓郁的发香夹
杂着熟女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丁强闻了个痛快。妈妈稳住身子后,赶紧把脸
从丁强怀里抬起来,那如丝的媚眼,忽闪的睫毛和鲜艳欲滴的双唇此时距离丁强
的脸庞只差一丁点距离,几乎就要贴在了一起。妈妈与丁强保持这个姿势对视了
几秒,妈妈慌措的神情中带着一丝娇羞,我看到丁强这次不禁嘴巴张开了,连嘴
角都湿透了。最后还是妈妈先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把身子从丁强身上探了出来,
笑着说道「抱歉抱歉,刚刚没有站稳。」说着妈妈半蹲下了身子,我这才看到刚
刚这么一下,把妈妈的右脚脚跟从高跟鞋了挣脱了出来,妈妈缓缓蹲下,用手将
右脚鞋跟提起,右脚圆滑的脚跟顺势探了进去,因为单脚着地需要控制平衡,妈
妈鱼嘴处探出的两根脚趾细微的扭捏起啦,看起来娇羞妩媚的不行,而这一切,
包括那深邃的乳沟,一并都被站在高处的丁强看在了眼里。妈妈提好鞋,抬起头
来,嘴里蹦出了一个谢字,可是还没说完,妈妈就怔住了。原来妈妈蹲下的这个
高度,刚刚好与丁强的裤裆处齐平,而之前经历了如此多妖艳场景的丁强,此刻
裤裆处已经撑起了一个小敞篷。妈妈看到后自然知道那是啥,呆了两秒,妈妈赶
紧站起身来捋了捋散乱的头发,对我俩说「咱们走吧。」
  去宿舍的路上妈妈和丁强谁都没有说话。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同学
舍友竟然冲着自己的妈妈勃起了,我心里真是又羞耻又兴奋。来到宿舍,六人间
的房屋加上我和丁强来了四个了,大家互相打着招呼,期间他们三个男生的眼神
都不时往妈妈这里瞟。我住在上铺,妈妈又非要亲自为我铺床,这下倒好,爬上
上铺的妈妈忙东忙西的,完全不顾自己的超短裙丝毫遮盖不住自己的隐私地带。
那条粉红色的内裤加上两片肥臀,在我们三个男生头顶转来转去,大家都尴尬的
坐在下铺不说话,其实裤裆都已经鼓成了一团。
  忙了半天终于安排妥当,妈妈也该回去了,丁强执意要送妈妈到停车场,我
去卫生间解了个小手,出来时丁强已经陪着妈妈下楼了,我不急不慢的下楼去追,
下到3楼转角时,我突然看到在2楼与3楼间的平台上,妈妈与丁强相视而站着,
妈妈s型的侧身此时挺拔的站在丁强身边,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微微抬起的脸庞
充满妩媚的看着丁强,然而鱼嘴高跟上的几根细指却在紧张不安的扭动着。
  「那个…」妈妈磁性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转开来「刚刚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
我可要摔个跟头呢」说完,妈妈竟然娇羞的低下了头,仔细一看,妈妈的双脸已
经烧的通红。我敢打赌,此刻从他俩身边走过的陌生人一定会把妈妈错认为正在
向丁强这个男朋友发嗲的女朋友「没没什么的…那个你的脚没事吧?」说完,丁
强向下望向了妈妈的高跟美脚。
  丁强竟然主动关心起了妈妈,还问到了这么敏感的部位,从刚刚的种种反应
可以推断,丁强这小子绝对对妈妈的脚感兴趣。
  「没已经没事了」妈妈嘴上说着,头却低了下去。我发现妈妈的脚趾在鱼嘴
高跟里扭动的更加不安了。看到这一幕的丁强咽了一口口水,用关切的语气说道
「那回家休息休息吧」
  「嗯」妈妈刚刚低下的头又缓缓抬了起来,眼神里除了妩媚迷人,就是妖艳
娇羞。
  此时我也来到了他俩身边,两人看见我都把头一扭,妈妈说道「你们不用送
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丁强想说什么却不知该咋说
  「没事没事,小浩你在这里要好好学习,小强你要好好督促他哟——」妈妈
顽皮的冲丁强笑了笑。
  「嗯嗯,放心吧阿姨,交在我身上。」丁强也笑着回应。
  就这样,妈妈转身,纱质超短裙带着那一抹隐隐约约的红色,随着屁股的扭
动,和妈妈职业性的猫步一起,消失在了楼道里。
  此后的一周我都没有再见到妈妈,倒是丁强开始缠住了我,混的熟了,他叫
我耗子,我叫他蟑螂。后来他在学生自律会混到了一个查寝职位,也算是学生干
部了。我觉得跟一个学生干部做朋友总是好事,所以当他缠住我问我家里和我妈
妈的事时,我都毫无遮拦的告诉他。可是后来我发现这家伙是个人妻熟女加足控,
而且经常拿我妈妈开玩笑。虽然我有些反感,但毕竟是哥们小打小闹就过去了,
唯独当他提出想来我家里参观参观时,我毫不犹豫的想出各种理由拒绝了。冥冥
之中总感觉如果他去了我家,或者说他再次见到我妈妈,会发生一些后果很严重
的事情。
  思绪慢慢回到眼前,屏幕上还是之前丁强传给我的av,我打开视频,快进
着简单看了一遍。讲的就是一位OL女郎下班后去参加公司的聚餐,然后在餐厅
洗手间里被上司侵犯被迫口交足交,回到酒席单间里又被一众男员工轮流内射最
终性欲觉醒回到公司后沦为男社员精液便器的故事。
  我从洗手间里翻出一条妈妈今天刚换下来准备清洗的亮银色薄丝,套在了自
己的阴茎上,看着屏幕里的女职员被一众男职员围在一起奸淫,我的脑海里不禁
联想到今晚也在参加公司晚宴的妈妈。不知不觉的,屏幕里女优妖艳的面庞在我
心中转变成了妈妈的脸庞,仿佛妈妈正在被他的上司和同事们按在地上,轮流往
子宫里注射着肮脏的精液,直至妈妈再也受不了了,心中的兽欲终于爆发,抓住
自己下属的鸡巴开始吮吸起来,嘴里不断用嗲嗲的声音呻吟着「哦快来干死我操
死我,我爱你们的大鸡巴,雯娟是个大骚逼,是个欠操的贱货,我是大家的精液
便器,欢迎大家随时注满我。」
  想到这里,屏幕里的男职员开始不断的射精,女职员也开始不停的浪叫。而
我也终于忍不住了,一股股粘稠的白色精柱喷涌而出,随后又滴落在妈妈的亮银
色薄丝上,在屏幕微弱的灯光照射下,投射出淫霏的光芒。
  都说撸完管的男人最正直了,我现在也开始为我刚刚那样去意淫妈妈而感到
愧疚,但是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我并没有刻意去意淫妈妈,好像妈妈在我心
中已经不知不觉与性爱挂上了钩。我猛然意识到跟丁强混了这么久,被他嘴上轻
薄了妈妈这么久,自己心中貌似萌发了绿母的幼芽。我赶紧对着自己脸来了一巴
掌,瞎想些什么呢!
  我去卫生间把妈妈的丝袜清理了一下放回了原处,回到屋里看了眼表突然意
识到已经深夜12点半了,妈妈怎么还没回来?我心里不禁一惊,难道妈妈真的
…我的脑海里不禁又想起刚刚想像出的妈妈被奸淫的场面,妈妈那所有洞口都被
肉棒塞满的淫乱镜头和夹杂在其中的淫言乱语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神经质一般
的用手捶着脑袋「不是的,我的妈妈不是那种人,我的妈妈才不会淫性觉醒的!」
  「咔嚓」就在我歇斯底里的时候,玄关的防盗门钥匙孔想起了动静,我赶紧
跑到客厅,此时妈妈刚刚打开房门,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客厅,扑鼻而来的是一股
浓烈的酒气。
  妈妈看见我仿佛有些惊讶,本来就发嗲的口音在酒后更加妩媚了「小浩浩浩
怎么你…还没睡啊?」
  「我在等你回来呢」我感到心里发虚。
  「乖乖宝贝…」妈妈还没说完,身体就失去了重心,我赶紧冲到跟前把妈妈
抱住。妈妈倒在我的怀里,双脸烧的通红,却还是依旧面露微笑,一双媚眼倒是
微微闭着,没有睁开「不用不用等妈妈…妈妈认路…自己能回去…没事小陈你不
用送了」说着说着,妈妈嗲嗲的声音变成了轻微的鼾声。
  我知道妈妈是真醉了,于是抱着妈妈把她让进了妈妈房间,平躺着摆放在了
那张双人床上。我把妈妈的手机和挎包放在床头,又蹲下身去缓缓的脱下妈妈那
一双6公分高的尖头酒红色高跟鞋,妈妈那一双套着亮灰色薄丝的丝袜小脚顿时
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此时酒后昏迷的妈妈正无意识的扭动着她那十跟包在丝袜里
的脚趾,这淫霏的画面对恋足的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刺激。看着妈妈此刻尤物般
的身躯毫无意识的躺在床上,我脑海中的黑暗面又一次占据了心头。我在心里暗
想,妈妈这样妩媚迷人的熟女半夜醉酒回家真的可能没有奸情?丁强的那句「这
么晚了你妈偏偏要去陪一帮寂寞老男人们喝酒,会不会有什么奸情啊?哈哈。」
在我的脑中炸开了锅,我开始从头到尾检查起了妈妈的身体:妈妈回来时的穿着
和走之前没啥太大的区别,丝袜也没有像av里一样被撕扯脱丝,初步判断妈妈
至少并没有被轮奸,那么有没有奸情只能掀开连衣裙来看了。我不知哪里来的勇
气,将妈妈诱人的两条长腿分开,那本来就很短的连衣包臀裙就自行敞开了,和
妈妈走时我看到的一样,那条粉红色蕾丝内裤依旧安安静静的包裹在连体丝袜内,
丝袜和内裤上都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这时睡梦中的妈妈似乎是酒意袭来,脸上
露出了略显痛苦的表情,突然,一个响隔,混杂着浓烈的酒气,从妈妈嘴里打了
出来,吓了我一跳。
  这时我突然想给自己来一巴掌,妈的从一开始就是我先意淫妈妈在外有奸情,
还非要寻求证据,这下倒好,妈妈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反而我成了对妈妈动
手动脚的人,真是该死。
  我把手从妈妈身上拿开,从旁边拿来薄被替妈妈盖上。看着睡梦中的妈妈,
我的心中充满了愧疚与自责。明明妈妈每天都是辛辛苦苦在外打拼,工作后还要
去参加各种应酬,我却幻想着妈妈被别人轮奸,真是该死。妈妈这么辛苦不就是
为了这个家,为了我吗?妈妈虽然穿着打扮比较妩媚但怎么可能会是那种水性杨
花的女人嘛!
  想到这里,我长抒一口气,转身去关妈妈房间的灯。就在这时,刚刚放在妈
妈床头的手机突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随后手机屏幕应声亮起,屏幕中间是
一条QQ新消息提示框,短短的一行字,却让我读后感到浑身冰凉,仿佛身上的
血液全部冻结住了。
  「娟娟宝贝儿,人家想死你了,你到家了吗?」